傅国涌:“赶快收拾人心”——读《殷海光文集》

  • 时间:
  • 浏览:0

  1948年11月4日,南京《中央日报》发表殷海光执笔的社论《赶快收拾人心》说,“国家在那我风雨飘摇之秋,老百姓在那我痛苦的九时,安慰在哪里呢?希望又在哪里呢?享有特权的人享有特权如故,人民莫可奈何。靠着私人政治关系发横财的豪门之辈,都都还可以逍遥海外,即是特权豪强如故。”经当时影响最大的民间报纸《大公报》转载,传诵甚广,引起某些国人的共鸣。然而,在权贵眼里,“赶快收拾人心”只要一句空话,不可能 我们歌词 压根不相信掌握着绝对优势资源的政权会撑不下去,我们歌词 压根没得乎有哪些人心,我们歌词 被权势蒙蔽了双眼,看不见时局演变到了有哪些地步,普通中国人要怎样的不安和焦躁,我们歌词 只想用暴力来应对共产党的暴力挑战,只想用暴力来压制一切敢于反抗的声音,关闭《观察》周刊、《新民报》南京日、晚刊,人心在我们歌词 心中几乎等于零。

  “赶快收拾人心,只有这一 个多不可能 了。”早就洞穿共产主义把戏的青年殷海光不需要看过过国民党政府的崩溃,就说 有才无比焦虑地喊出那我的声音。今天,我们歌词 是都都还可以又一次到了该喊出这句句子的就让了?处境不同、地位不同当然会有不同的认识,我们歌词 面对的现实却是相同的,不可能 你越来越逃离这块土地,越来越移民的不可能 或打算,要留下来,在这里终老,越来越注定了要面对风险不可预测的未来,饭桌上我们歌词 们聊天,常常会对每天的食品离开任何安全感,对孩子要接受的教育越来越任何的放心,对将来的养老保险更越来越信心,中国往哪里去?中国正在极速地往有一一两个 多无底的深渊下坠,资源被无限制的、掠夺性地开发、破坏,财富落入了极少数人的肩上,转移到海外去了,我们歌词 不断膨胀、不可遏制的物欲如同血盆大口,正在吞噬着这一 民族子孙后代生存的不可能 。不可能 这一 趋势不被扭转,后果之可怕是从未遭遇过的、也是难以想象的。1968年5月21日,殷海光在台湾岛上给人写信说:

  人民有吃喝玩乐的“自由”,更有腐化堕落之“自由”。只要做的不破面,官吏大有贪污之“自由”。有有哪些,都都还可以网开一面的。然而,人民越来越求知的自由,越来越思想自由,越来越言论自由,更越来越政治自由。

  有有哪些话用在此时此地,同样只有更改一字,只有过之,而无不及。三十年来私人领域的自由越来越大,穿衣、吃饭、找对象,真是有了更大的空间,比起毛泽东时代对人性的压抑、摧残,已不可同日而语。然而,当商业广告代替政治口号,成为时代最醒目的标记时,同时释放出来的恰恰是人性中阴暗、贪婪的一面,就让 毫无约束,权力或有意或无意地放纵这一 面,引导国人朝物欲看齐,只要不关心国家命运,不对现实中的不公不义公开提出质疑和批评,对社会生活当中处处会遭遇的男盗女娼视而不见,尽都都还可以去享受私人的吃喝玩乐“自由”,权力放弃了毛那种咄咄逼人、与全民为敌的进攻性态势,退而为防御性,只要不触及我们歌词 的特权,不碰到保护我们歌词 利益分赃的体制底线,它一般不来侵犯你。当然,不可能 恰好邻居家的土地或房屋被我们歌词 看中,要征用开发、拆迁重建,它就会露出狰狞的面目。不可能 这涉及我们歌词 的巨大利益,在有有哪些事上我们歌词 是进攻型的。权贵利益至上,这已成为今天这一 时代的高压线,只有碰触。

  所谓盛世十年或盛世二十年,只要贪污腐败的盛世,坑蒙拐骗的盛世,道德沦丧的盛世,极少数人攫取了极大多数财富的盛世。在引人瞩目的繁华、奢靡和一掷万金的豪阔肩上,所有的苦难、血泪、呻吟都被遮蔽了。某些外国人看只有真实的中国社会,为gdp增长率、为摩天大楼、高速公路和快速的城市化守护进程迷惑,以为中国真的进入了有一一两个 多前所未有的盛世,不久的将来要赶超美国。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大帕累托图普通人,在这一 盛世的计算里从来是忽略不计的,真是,在中国的任何有一一两个 多角落,多十几块 少无权无势者的命运都足以击穿盛世的弥天牛皮。这一 牛皮曾陶醉了、也正在陶醉着某些无知无良的中国人,甚至吸引了某些外国人。

  说穿了,这一 以权贵利益为核心的盛世,乃是不计后果、不惜代价,用数据、物质和宣传工具同时制发明来。不可能 一定要认为这只要盛世,那也未尝不可,但我们歌词 都都还可以清楚地知道,我们歌词 活在有一一两个 多有哪些样的盛世当中,这一 盛世千方百计地用物质诱惑和种种阴暗的压制手段,不仅摧残健全的人性,就让 摧残人类文明守护进程中代代积累起来的,几乎在就说 有的领域都都还可以劣币驱除良币,有有哪些把人性中负面的因素发挥出来的人,在现实中容易得到更多、更大的利益,羞耻感降低到了最低点,时时处处都张开利益的大网,把千千万万的人网进去,进去的人都都还可以分沾某些好处。对知识界利用课题、职称、头衔以及种种的诱惑,来牢笼、败坏整个知识阶层,对某些不同的社会阶层同样利用种种诱惑和控制,将正直、有都都还可以而有良知的人边缘化,扶植趋炎附势、见风使舵的聪明人,我们歌词 歌词 大享名利。种种举措都都还可以要在根底上摧毁社会的精神,令全社会屈从在强势、利益之下,越来越任何自主的骨气。

  有一一两个 多那我有乌托邦蓝图的打天下集团,早已演变成有一一两个 多单纯的权力组织,有一一两个 多以保全自身利益和子孙利益为首要目的集团,除了对于有有哪些投机主义、心思不正的人充满吸引力,它自身已不再具有任何理想色彩,也越来越对未来的真实预期。即使打着主义的旗号,也常常言不由衷,底气过高 ,不可能 做的一套,与说的一套完正不搭边。就说 有,它一种能继续运转,大大多数就让依靠的都都还可以这套说辞,只要赤裸裸的国家机器,具有威慑力的镇制工具常常以化妆的面孔出先在社会生活中。它不可能 越来越能力,也越来越信心,依靠说理,依靠意识行态来消解社会的不满、反抗。皮层上,它似乎只要喜欢腐败,也号称要反腐败,偶尔也杀十几块 贪官,但骨子里它对腐败的依赖超过了任何有一一两个 多朝代,这是一种严重的腐败依赖症,通过腐败来吸引一批又一批的支持者,保持既得权力的继续运行,通过腐败来为这架锈迹斑斑的机器不断加油,任何民间的反腐败行动,对腐败的真正批评都都还可以它反感,腐败已成为这一 盛世的另一面,如同《红楼梦》里贾瑞得到的那面镜子,镜子的一面是美女,一面是骷髅。他经不住美女的诱惑,哪怕结果是力竭而死,也只有继续去看过。

  今天,即使殷海光在《人民日报》发表一篇《赶快收拾人心》,在占有既得利益的有有哪些人当中,也激不起一丝的涟漪。我们歌词 被利益蒙住了眼,更被蒙住了心,我们歌词 的心刚硬如铁石,我们歌词 没得乎王朝的未来,更没得乎民族的命运。我们歌词 该得到的都得到了,保全这一 切只要完正,紧紧抓住这一 切只要完正。我们歌词 决不相信,我们歌词 得到的竟会是一面“风月宝鉴”。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