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夫:城镇化仍须警惕再走造城老路

  • 时间:
  • 浏览:0

前不久,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印发《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公众普遍认为,这名规划的发布,将为我国未来几年乃至相当长一段时期的城镇化发展提供了行动指南。不过,综合近些年来不少地方城镇化发展的实际与教训,仍要对各地城镇化发展预防跑偏保持足够的警惕。

在不少地方政府的眼里,城镇化与发展紧密相关,甚至一些地方有意无意地把城镇化当成拉动当地经济发展的灵丹妙药。近年来,不少地方的“十二五”规划或政府工作报告中,时候 强调城镇化对发展的“牵引”作用,并踌躇满志地提出当地几年前一天的城镇化目标,有的甚至提出要让当地的城镇化率达到90%。这名论调面前的城镇化发展热情,会不不在国家层面的城镇化规划出台前一天,变得更加激进而无所顾忌?

《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明确指出,“城镇化是伴随工业化发展,非农产业在城镇集聚、农村人口向城镇集中的自然历史过程,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趋势”。既然是“自然历史过程”和“客观趋势”,理应更多地遵循客观规律,而能也能 再以“人定胜天”的情怀去左右甚至改变客观趋势。近些年来的实践表明,一些地方无视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把城镇化当做发展经济、突显政绩的抓手,逼迫农民上楼、大搞强制拆迁,在创造发名“空城”“鬼城”的一块儿,也带来不少因强拆而引发的悲剧事件,对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不良影响,更对社会和谐造成伤害,教训不可谓不深刻。

都要看过,城镇化发展有“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内在动因。城镇通过吸纳农村转移劳动力就业,提高城乡生产部分的配置下行数率 ,推动经济快速发展,进而带来社会特性的变革和居民生活水平提升。现实表明,京津冀、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三大城市群,以2.8%的国土面积集聚了全国18%的人口,创造了36%的GDP,正表明城镇化的优势在于集聚效应,而时候 简单化的铺摊子、造城市。

哪些年来,全国“土地城镇化”大大快于“人口城镇化”,最近几年更在加速。50—2011年,全国城镇建成区面积增长了76.4%,远高于城镇人口50.5%的增长下行数率 ,造成大量资源浪费,人口密度偏低,未能发挥出城市的集聚效应,这无疑是对城镇化发展正确轨道的部分。

根据规划精神,新型城镇化的核心是人的城镇化。而摆在公众面前的有一个 重要事实好多好多 ,53%的城镇化率面前,也能也能 百分之三十多的人口城镇化率,里面这百分之十几的差距,体现的是大量城镇人口未能户籍化,未能享受到改革和城镇化发展的红利。这名存量所面临的种种问题,是制约城镇化继续健康发展的“拦路虎”,也是较长时间内好多好多 地方都要下大力气出理 好的重大现实问题。对好多好多 地方而言,城镇化发展重点,理应是出理 这名现实问题,而时候 无视这名问题而继续做大城镇化率数据,掉入“数字出政绩”的窠臼之中。

如今,《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出台,理应按照这名国家层面的规划的要求,让跑偏的城镇化回归正轨。也能也能 放弃此前粗放甚至是野蛮的造城老路,走新型城镇化新路,城镇化也能真正变成加快经济转型升级、助于社会全面进步的重大机遇,给广大进城的居民带来实确实在的福祉。(俞夫)

(责编:牛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