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中国的知识和财富“退出”潮说明了什么?

  • 时间:
  • 浏览:1

  最近中国的两则互为关联的新闻尽管不让说轰动,但却引人深思。一则是香港高校今年招收了11000多名内地高考尖子;另一则是关于所谓的“第三波移民潮”。据报道说,不多的中国富商(丰沛 中产阶级),通过技术或投资移民等方法,前往欧洲、北美、澳大利亚(澳洲)、新西兰(纽西兰)、新加坡等发达国家居住。这两则新闻都是关于移民的,前者属于知识移民,后者属于财富移民。换句话说,知识和财富从中国“退出”而进入了另其他国家。无论是出国留学还是移民国外,没哪些地方地方令人惊讶的地方。近代以来,为了向先进国家学习,中国留学生前赴后继。移民更不让说说,向往美好生活的中国人不可能 被生活所迫的每该人,从来就只能 放弃过移民国外的希望。改革开放前一天,这两大趋势仍然继续。其他研究表明,中国不可能 成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移民输出国。

  这两则很平常的新闻很容易使人想起当代政治经济学家赫希曼(Albert O. Hirschman)的一篇文章。赫希曼1933年抛妻弃子德国,移民到美国居住。他此人 是“退出”者。1989年柏林墙被推倒、东德解体前一天,他从东德移民史的深度写了一篇题为“退出、声音和民主德国的命运”的文章,发表在1993年《世界政治》1月号上。1970年,赫希曼发表了一部题为《退出、声音和忠诚:否认公司、组织和国家的衰落》的著作。在这本著作中,赫希曼讨论了公司、组织和国家是要怎样衰落及其要怎样补救衰落的几种途径。根据他的研究,组织衰落的主要由于在于抛妻弃子组织成员的“忠诚”,即不可能 组织成员“退出”了组织,只能 组织必然衰落。统统不可能 要补救组织的衰落,就要维持组织成员对组织的“忠诚”。要怎样保持组织成员的忠诚?有一种途径。一是组织为其成员提供满意的服务,二是容许组织成员发出“声音”,批评组织的不够,从而令组织改进其服务。但不可能 组织只能为其成员提供满意的服务,不可能 在组织成员不满的清况 下不容许发出“声音”,不可能 在组织成员发出“声音”后服务依然得只能改善,不可能 趋于稳定“退出”机制句子,只能 组织成员就会挑选 “退出”。一旦挑选 了“退出”,只能 组织的衰落将变得不可补救。

  无法出声就用脚投票

  在这篇文章中,赫希曼把“退出”和“声音”的概念用于解释东德的消亡。经验材料显示,东德早期逃亡(“退出”)到西德的人数众多。起初,东德政府容许这一 “退出”,不可能 “退出”者多出自被视为是“阶级敌人”的群体。“阶级敌人”的“退出”表明结构的稳定。但不久,东德政府发现有不多的技术工人和知识分子也成为逃亡(“退出”)者,就开始了了阻止“退出”。1961年修建柏林墙都是阻止移民潮,阻止“退出”的意思。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柏林墙的确控制了移民潮。但不久东德政府就发现这一 方法减慢就抛妻弃子了效用,依旧一群人寻找各种渠道抛妻弃子东德。于是,对于哪些地方地方历经千难万险“退出”成功的人,政府采用了强制性“退出”方法,即不可能 阻止不了人民出走西德句子,政府就会吊销出走者的护照,使得每该人永远只能 不可能 回到东德。就让 无论政府要怎样做,依然无法阻止每该人的“退出”;同時 ,吊销出走西德者的护照也引起了西德社会的深度不满。在柏林墙内外不满的结合下,1989年,这堵墙很轻易就被推翻了。

  知识的退出反映愚昧的权力主导

  笔者对中国目前的移民、留学潮不让作过分的解读,不可能 中国目前的移民方法和当时的东德非常不同。正如有关部门所指出的,迁徙的自由是人权的内在组成偏离 ,移民自由反映出了中国政治的巨大进步。不过,每该人的确也能从当今知识和财富的“退出”潮中,看出中国趋于稳定的诸多制度弊端,也能反思制度,并作制度的改进。

  简单地说,目前突然 出现的知识和财富的“退出”潮反映出来的5个 多不多怎样要的信号,统统每该人对“声音”机制的效用不可能 抛妻弃子了信心,对其他体制不可能 抛妻弃子了信心,开始了了挑选 “退出”机制,也统统日常每该人所说的“用脚投票”。

  高考尖子到国外和香港等地接受高等教育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就让 最近几年教育移民的发展表明,不多的高考尖子毫不迟疑地挑选 “退出”中国高教体系,到海外寻找每该人认为是名副觉得的高等教育。国内的一流大学不可能 竞争不过海外一般性的大学,对国内的高考尖子只能 很大的吸引力。这里还应当考虑的是,哪些地方地方年每年都是数万人“退出”高考,即不参加高考。这两方面的清况 清楚表明每该人对中国教育体系的深度失望,作了“退出”的挑选 。

  对中国教育制度的不满,哪些地方地方年社会上的“声音”不可说不大。就让 ,哪些地方地方“声音”显然并只能 趋于稳定任何作用。不满者发“声音”,当权者还是我行我素。尽管都是些教改突然 出现,但总体上是越改越糟糕。每次改革突然 被既得利益所操纵,成为每该人追求私利的不可能 ,从而恶化教育体系。在“声音”不趋于稳定效用的清况 下,每该人很自然作“退出”的挑选 。

  中国的高校和研究机构对人才的竞争(无论是从海外吸引人才还是吸引高考尖子)只能 激烈,对人才所提供的物质条件好像也只能 好。但现存高教和研究体制也只能 显示出力不从心,只能 迹象表明也能培养好人才,使用好人才和留住人才。这几年每该人对钱学森的“中国要怎样培养不出大师?”这一 问題有了统统讨论,但对制度的反省还仍然很肤浅。就拿钱学森的事例来说,新中国建国之初,尽管国家一穷二白,钱学森依然毅然“退出”美国,毫无条件地回到祖国,就让 为国家的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实际上,只能 建国初期大批科学家和知识分子回到祖国,就不让有今天中国的现代化。为哪些地方建国初期贫穷的中国吸引了只能 多游子回来报效祖国,而经济高速成长的今天,知识精英却纷纷移民海外?再回到钱学森的问題,为哪些地方在改革开放前一天,尽管有高速的经济发展和物质生活的提高,中国却培养不出大师?钱学森之问也是统统人所不让问的问題。在钱学森去世前一天不久,中国所趋于稳定的与钱学森相关的5个 多悲剧,明白和直接地回答了这一 问題:2010年7月17日,钱学森创办的中科院力学所实验室遭暴力清拆夷为平地。这一 事件显示:在愚昧的权力主导下,知识、创新、大师等对中国人来说,将继续会是5个 多不可及的梦。

  财富的退出表明对体制的不信任

  财富的“退出”都是几乎同样的背景。历史上,移民的大多是社会的底层,是贫穷得生活不下去的社会群体。但这一 波移民的主体则是(上层)中产阶级。而中产阶级作“退出”的挑选 ,也同样说明了这一 群体对有关现存制度体系正在抛妻弃子信任。

  中产阶级是改革开放的产物。这一 群体的“退出”不难 理解,不可能 中国是当今世界上少数十有几个 经济发展强劲的国家。从发财致富的深度,每该人只能 任何理由作“退出”的挑选 。实际上,统统作了“退出”挑选 的人仍然离不开中国。每该人把在中国积累起来的财富和家庭成员安居在海外前一天,还是继续在中国发财致富。只不过是今天赚了钱,明天就存到海外。这表明哪些地方?表明每该人对有关体制的毫无信任感。

  实际的清况 也是从前。改革开放培养出来一大批民营企业家,造就了这一 中产阶级群体。前一天,中国修改宪法和法律来保障私人财产权利。执政党也随之向这一 群体敞开大门,接纳每该人参与政治。这是中国体制转型非常成功之处。但在执行层面,宪法和法律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纸空文。私营企业仍然受种种政策的限制,发展空间有限。更值得注意的是,一旦发了财,就会被各级权力者所盯上。一旦被权力所盯上,再多的财富也是无力抵抗的。权力者往往也能用各种方法把财富者迫害得家破人亡。在另外其他清况 中,权力者不作为,过度“亲商”,和资本一体,造成了收入差异不够,社会深度分化,结果仇富心理流行于其他社会阶层,有产者感觉到不安全。在从前的清况 下,财富自然会作“退出”的挑选 。中国的中产阶层规模从前就不大,随着中产群体挑选 “退出”,中国社会的底层群体必然扩大。这也是当前中国的5个 多趋势。

  回到赫希曼。根据赫希曼的研究,不可能 每该人挑选 “退出”,只能 结果统统“声音”的消失,而“声音”的消失的结果,统统体制改革压力的消失,从前5个 多体制就会走上衰落的不归路。简单地说,随着知识和财富的“退出”,中国的结构改革就会变得只能 困难。和其他社会一样,知识和财富是中国社会上最有能力发出“声音”的5个 多群体,一旦这一 个多群体挑选 “退出”,改革必然不够动力。

  再者,每该人还也能继续问,在知识和财富“退出”前一天,中国还能留下哪些地方?这一 问題似乎很简单,那统统:愚昧的权力和持续的贫穷。这两者是因果关系,持续的贫穷是愚昧的权力的结果。权力具有建设和摧毁两面性,它也能创造世界史上的经济奇迹,也能在短时期内造就千万富人,也能建设巨大无比的大学城,但就是权力的目的是为了更大的权力,只能 权力则也能毁灭5个 多经济奇迹,迫走财富和知识,摧毁5个 多教育系统,结果社会总体还是继续贫穷。在很长时间里,每该人把权力的创造功能发挥到了极致,但忽视了要怎样通过改革制度来遏制权力的毁灭形态的问題。不可能 权力的趋于稳定是不可补救的,只能 改造和改革权力体系,很显然是中国目前和今后长期所面临的最棘手的挑战。

  作者为新加坡国大东亚所所长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5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