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车子姑娘都是扯淡”丨专访赵雷

  • 时间:
  • 浏览:1

音乐和中活,才是属于“赵小雷”的简单快乐。哪怕就在今天,他满了32岁,也不 影响内心总有一片单纯又干净的地界儿——他管这叫做“初心”。“还会 说的再痞还会 得话,初心,也不 我前一天放荡不羁的那个劲儿呗,”与新京报的专访临近开始英语 英语 ,他平和的语调中越发显露出倔强,“也不 ,我按照我被委托人的步骤来,我才不管你是谁,我才不管我愿意做那些。我,被委托人喜欢才是最重要的。”点赞前3的亲还会 分别获得签名一张。

赵雷起身,按了按面前的遥控器,关掉了墙上的空调。当空气回归绝对安静前一天,他转身坐回到电脑前。此时,赵雷的经纪人齐静,正持着手风琴坐在他面前,有有俩个多人在进行了简短的交流前一天,就进入了准备情况——等赵雷点下录制按钮,齐静拉动琴箱,为那首正在制作的新歌编曲,加入一段颇具张力的配色。还会 幕,发生在前不久的有有俩个多星期日下午。在北京城的有有俩个多四合院里,赵雷和他的音乐伙伴们正在为即将上映的一部电影制作宣传曲。而在此前一天,除了偶有几场演出,以及陆续发布的几首新歌之外,朋友还会 何时如此 见到赵雷的身影了——哪怕那些邀请他演唱《成都》的演出商们,加起来大约可不还可不能否挤满朋友家门前的整个胡同。走下《歌手》的舞台,赵雷并如此 太多理会外界排山倒海般的声音。相对于利用名气赶紧捞金,他更在乎的是,过好被委托人的生活——在世外桃源一般的四合院里,赵雷老要趴在工作台前,忙活着把旋律与歌词从脑海中揪出来。揪完了,就喊上三俩个好友,在院子里的杨树下摆上炭火,烤几把羊肉串。有前一天,他就躺在小屋里的沙发上,那些需要想,睡上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