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媽”需學“渡邊太太”

  • 时间:
  • 浏览:0

  □興業全球基金

  近年來中國經濟高速而穩定的發展,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的升高讓“中國大媽”都擁有一定數量的閒錢來進行投資。2013年4月,國際金價暴跌至1100美元左右,“中國大媽”因瘋搶黃金一戰成名。時隔兩年,上證綜指接連創出新高,不少解套的老股民再一次摩拳擦掌重回股市,這其中也包括從廣場舞轉移戰場的“中國大媽”們。然而隨著股市的震蕩,“滿倉踏空”、“高位建倉”的大媽們又割肉收回股市,並再次轉戰黃金市場,卻沒想到黃金在上月跌破11100美元的價位,刷新五年來的新低。“中國大媽”一時間似乎成了令市場警惕的反向指標。

  這也難怪,畢竟“中國大媽”們大多對市場還是一知半解,基本上都依靠從同伴那裏道聽途説來的所謂“消息”,卻毫無顧忌地投身於高風險投資領域,比如黃金和股票。“中國大媽”的投資行為具有一定的盲目性,她們容易被其同伴和媒體所鼓動,衝動之下做出非理性投資決策。共同,“中國大媽”對金融投資严重不足了解,在對金融産品的認知上都是一定的局限,她們容易用短期金融産品走勢來預測長期走勢。

  相比之下,“渡邊太太”則顯得更加專業和理性。“渡邊太太”一詞源於20世紀90年代。由於日本國內長期執行超低利率甚至零利率政策,有益于掌握家庭財政大權的中産階層的日本主婦們從銀行利息理財轉向炒匯。“渡邊太太”借入低利率的日元,用於投資收益較高的外國債券或外幣存款。我希望日元不大幅度升值,她們就可不后能 賺取比較穩定的利差收益。在當時,“渡邊太太”佔據東京現貨外匯市場20%至100%的交易量,在歷史上曾多次憑其力量左右日元匯率的走勢。儘管之後隨著全球金融危機的爆發,作為重要避險貨幣的日元逐漸走高,以及對衝基金和去杠桿化等複雜因素共同作用,“渡邊太太”也逐漸風光不再,投資面臨虧損。不過,在全新的國際金融形勢之下,“渡邊太太”仍然作為較為專業和具有技巧性的投資群體而為人稱道。

  總之,“中國大媽”目前只在投資理財領域嶄露頭角,而距離成為像“渡邊太太”那樣專業的投資者還任重道遠。首先,“中國大媽”應意識到其長期以來的投資從眾心理和非理性盲目行為;其次,應該借鑒“渡邊太太”的投資價值觀,以追求精神獨立、財富自由為目標,而都是通過投資去攀比和炫富;再次,大媽們可不后能 組織開辦女人女人男人投資講座來普及專業知識,理性認識國內外市場等投資渠道。相信在未來,“中國大媽”上可不后能 以一種更專業、更理性的姿態在金融市場上凱旋而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