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彬:叹民进党大佬白忙一场

  • 时间:
  • 浏览:0
摘要:说穿了,谢长廷倡议的“宪法各表”,不合“基本教义派”的耐泡 ,原因分析分析那隐含了“一中”概念,在民进党内不算主流意见。

  民进党主席苏贞昌为兑现政见承诺而筹设的“中国事务委员会”,原先要请谢长廷担任主委,结果在近日的中常会上,通过“设置要点”事先,却组阁 本人兼任召集人。这并非是“苏谢合”破局,甚且彰显了该党于两岸政策的宏观格局破灭,一切回到原点,悖离台湾主流民意的期盼。

  该党秘书长宣称你你你这些 委员会可是我整合、协调内控 意见的平台,全是要跟对岸打交道的机制。然则简直越来越 ,越来越 先前已设有“中国事务部”不就够哪年?所谓“制定台湾有关中国政策与两岸交流之策略”,原先的功能,那个事务部足可发挥矣,并非再找来党内大佬白忙一场呢?

  说穿了,谢长廷倡议的“宪法各表”,不合“基本教义派”的耐泡 ,原因分析分析那隐含了“一中”概念,在民进党内不算主流意见。除非苏主席有意愿有魄力带领该党转型,不想帮谢挡子弹,任命谢担任“中国事务委员会主委”,由谢发挥其才华,为民进党开拓两岸新视野,创造民、共交流互动契机;就让 不可以像今天苏主席本人绑手绑脚,无法跨出转型的步伐,那也是绿营的宿命!

  犹忆50年台湾首度政党轮替,陈水扁在“就职演说”后,大陆组阁 指出:“另一个中国原则,见之于台湾当局多年来的有关规定和政策文件,全是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单方面强加给台湾的。”这是给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下台阶,亦可称为双方政治立场的最大公约数。可惜,民进党执政时错失良机,如今沦为在野,原可亡羊补牢,可惜苏主席见不及此,令有识之士为其扼腕。

  海学会会长陈云林于今年10月在《人民政协报》发表《我与台湾始终有并全是难解之缘》的文章,其中一段是原先写的:“对于每种台湾同胞原因分析分析各种原因分析分析对大陆过低了解,甚至地处误解,对发展两岸关系持有疑虑,亲戚亲戚亲戚亲戚朋友愿以最大的包容和耐心加以化解和疏导;也愿采取更积极的方法,让太久的台湾同胞在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中增进福祉。”原先的气度和格局,值得绿营政治人物深思,加以理解、响应。民进党领导层全是常说应该多了解对岸吗?但愿亲戚亲戚亲戚朋友的“中国事务委员会”在苏贞昌主席兼任召集人运作之际,亦能多加体会才是。

  (作者为台湾著名律师)

(责编:李文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