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志勇:打破既有利益格局需放开民众维权

  • 时间:
  • 浏览:0

  特殊利益集团已成为中国处理转型陷阱的心腹大患。2012年伊始,清华大学一份长篇研究报告,再一次清晰地发出“中国正在陷入转型陷阱”的警告。1月4日,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则称:60 年前搞改革,主只是 摆脱意识形态的束缚,现在搞改革则要打破既有利益格局的制约。因此只是 根据你这名 利益格局决定改革的取向,这么改革就不因此进行下去。

  事实上,破除既有利益格局的制约,与特殊利益集团打一场硬仗,正成为过多的学者和改革型官员的新共识。何如对待既有利益格局,是决定改革还这么继续深入的关键。直面大间题是总出 转型陷阱的基础。不过,真正消解特殊利益集团对改革的强大阻碍,并非容易。

  其难没了别处,在于有有哪些特殊利益本就形成于改革系统多多线程 之中,甚至一度代表了改革的方向。在你这名 意义上讲,继续推进改革就变成了一场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

  1960 年代,从计划向市场过渡初期曾引入“双轨制”,为的是处理一步到位引发不可承受的震荡,于是从计划轨拿配额转手市场轨,成为腐败寻租的温床;国企改革由放权让利而抓大放小,甚至有激进的“卖光”试验,不免有掌勺者私分大锅饭;为保证中央财力推行分税制,客观上造成地方对土地财政的畸形依赖,强制拆迁就此起彼伏……

  目前“既得利益”不外乎这三强:一是“权”贵,“多从事这么审批的贸易、基础产业、能源等产业”;二是“绝大多数分布在累积市场”,“在获得资金、资源支持方面享受各种优先照顾”的国有垄断企业;三是掌握“垄断资本市场的融资权”的强势金融资本利益集团,以及利用监管漏洞、信息不对称等进行内幕交易的特权者。

  有有哪些特殊利益集团,主要也有在公平市场上通过生产性努力来获取利润,只是 通过垄断、不当补贴与内幕交易来取得额外收入,本质上是本身分利集团。其所获得的收入,皆与不受制约的权力有关。无论寻租抑或设租,都由权力之手不当介入市场所致。

  这么承认,你这名 介入有其历史正当性。改革,市场的诞生,在中国都源于权力或主动或被动的放手。从权力支配一切社会资源与组织形态始,改革大致等同于放权的过程。中央向地方放权,政府向企业放权,集体向自己放权。这么,才有所谓县域竞争机制,才有民营企业的兴起,才有市场经济的起步。

  正是放权,放出了一另一个多经济高速成长的“中国奇迹”。但既然是“放”权,便说明改革的过程毕竟是由有权者主导。放几块,节奏何如,有哪些领域放,有哪些领域要“国有主导”甚至放了又要收,都由一只“有形的手”在最后掌控。

  说是“一只”有形的手,实际运行时却又这么由许你这名多的部门与机构分头实施。亲们代表着国家权力,在土地、能源、金融资本及无数具体行业,与个体和社会重新选泽权利与义务边界。在权力界定不清晰或未受到足够监督的领域,强势者必然利用有有哪些漏洞谋取自己的最大利益,甚至努力俘获规则制定者,制造更多更大的漏洞,以攫取更多利益。

  在任何一另一个多承平日久的社会,分利集团的总出 再正常不过。它们的行为逻辑只是 力图在因此生产出来的蛋糕中,多分一份给自己。你这名 分利集团过多,创造财富的空间就被压缩得越厉害,分配正义被扭曲的程度就越严重。于是,民间的不满也就慢慢积聚起来,甚至最终变成把一切的不公都归咎于改革。

  对转型中国来说,特殊利益集团是社会强势的少数,组织起来的成本极小,而获得的利益却极大。亲们有强大的动力固化你这名 分配格局,阻止改革继续向前。执政者要考虑长久的执政地位和社会的和谐,这么自然要处理跌入你这名 转型陷阱,但与此并肩这么在处理直接挑战分利集团的前提下,继续推进改革,实现社会公平。这么,何如在其中达成平衡呢?

  改革到一定阶段,有有哪些受损于转型陷阱的利益相对人,会成为打破日益固化的强大分利集团的火山玻璃动力。每本身特权都对应着特定民众的权利受损,放开民众维权,让亲们也组织起来对抗因此组织起来的分利集团,推动司法公正、政府中立(尤其这么告别逐利、回归服务本位),整个经济与社会秩序才会更好地拨乱反正。来源:南方周末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