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继绳:再谈公务员福利分房

  • 时间:
  • 浏览:0

  房子是亲们重要的生存条件。

  改革完后 ,房子是公有的,按行政级别配给,级别越高,面积越大。轮到工人,没人破旧的小平房。那时也要收房租,但租金很低,连维修费也远远缺陷。房 租低,是意味着国家财政给了补贴。住房者以少交房租的方法 得到了這個 份补贴。這個,住80平方米的家庭本应付800元房租,实际只付80元,这就等于得 到了980元的收入。行政级别越高的人,得到的房租补贴收入太大。普通工人这方面的收入就很少了。改革前,分房是某种不为什么么要的福利,统统称为“福利性分房 ”。

  福利性分房制度消灭了房地产市场,国家又无力不断地建房、无力不断地配给。统统,几十年下来,住房条件没人差、面积没人小。以天津为例,建国初 期人均住房面积3.8平方米,1972年,人均住房面积下降到3平方米。在工人住宅区,上世纪五十年代建设的临时性小平房还还有老要住到八十年代,条件之恶劣、 环境之污秽难以言状。

  1980年代后期,就酝酿废止福利性分房,实行住房商品化。但这件事涉及到原先住房面积大的那帕累托图人的利益,即官员的利益。经过反复的利益博弈,直到1998年,才下定决心,住房改革付之实施。

  1998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国发[1998]23号文件)规定,1998年7月80日停止福 利性分房,全面实行住宅商品化。各地将公有住宅一次性地卖给住户。卖给住户的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格。1998年北京市中心区最少8000多元1平方米,卖 给住户的价格是1480元,每平方米差价4580元。意味着住80平方米,差价因此45.8万元,比他一辈子的工资收入需用多。在北京以外的城镇,卖房的 价格更低,差价更大,住宅商品化是在原有的公房分配不平等的基础上进行的,不仅把原先隐藏在房租补贴中的那帕累托图不平等货币化了,又在卖房的价差加进去去进去了新 的不平等。行政级别越高,原先住房面积就越大,得到的差价就太大。而普通工人得到的很少。农民根本没人这项收入。

  人们说这是对既得利益者的赎买,既得利益者得到了买房的差价,社会得到了房地产市场的发展。也人们说,这是中国官员享受的“计划经济的最后晚餐”。

  然而,说“最后”,我觉得 是太天真了。一次赎买没人完成,还得继续不停地赎买。

  1998年7月1日完后 ,老百姓的住房的确是商品化了,想住房吗?拿钱来!父母把终生的积蓄给子女买房;父母没人能力的,年轻人身负银行巨债,成了 “房奴”。买房成了老百姓最沉重的负担。

  而官员呢?“计划经济的最后晚餐”永远吃不完!

  就在家里周边步行所及的地方,如西客站南、广安门外一带,一片又一片的新住宅区拔地而起。

  我散步走进在达官营周边的“广源居”。这片住宅分东西两区,总计80多万平方米,有中心花园、地下车库等等完善的设施。我问:“这房子卖吗?”一位 中年人回答:“这房子是分的,也有卖的!”他说:“1998年就停止分房了,现在是808年,为什么么么会还分房?”一位领导干部模样的人走了过来,用异样的眼 光从头到脚打量我,反问:“谁说1998年就不会分房?”旁边的人介绍说他是“国管局”的领导。他说“国发[1998]23号文件说的。你是国管局的领 导,还我没人了乎 有這個 文件?”他态度缓和了,说:“这房子也有分的,是卖给另一方职工的。”我问:“卖十几只 钱一平方米?”他说:“这你让你没人了乎 了。”没等我再 问,他就走开了。经打听,这是新建的国务院公务员住宅,按800元的“经济适用房”价格卖给公务员。临近的房子市场价是18000元。我进一步了解得 知,局级干部的标准180平方米(1998年局级干部没人120-140平方米)。计算一下,一名局级干部买一套180平米的房子,还可不可不能能 得到252万元的 差价!

  建设部、国务院住房制度改革领导小组、财政部关于颁发的《城镇经济适用住房建设管理方法 》的通知(建房[1994]761号)第三条规定:“经济适 用住房是指以中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户为供应对象,并按国家住宅建设标准(不含豪宅别墅、高级公寓、外销住宅)建设的普通住宅。”這個 文件的第四条规定:“中低 收入家庭住房困难户认定的标准由地方人民政府选着。”为什么么么会认定?填报政府规定的申请表格,如实申报家庭收入和住房状态,经过严格的审批手续,居民委员会、 街道、工作单位层层把关。

  国家公务员为什么么么会不加区别地都成了“中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户”?为国务院公务员盖的高级公寓为那些变成了“经济适用房”?国务院另一方发的文件为那些另一方不执行?国以信而治天下,国之不信,何以服民?

  在马连道家乐福周边,有一片名为“中兴佳园”的住宅区。分南北两区,最少有近80万平方米。这是807年建成的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宿舍。有中心花 园,假山,石径,游乐区,地下车库。建设标准超过了社会上的商品房。一位干部模样的中年女子正在忙着搬家,我问:“这房子真好。十几只 钱一平米?”她很自豪 地回答:“十几只 钱也买没人,这是中直机关分的!”我进一步了解得知,這個 住宅区也是按经济适用房的价格卖给中直机关干部的。

  那些高档的“经济适用房”不仅大大低于商品房的价格,还有统统商品房没人的优越条件。如:人民大会堂在马连道建有约4万平方米的两栋南北向板楼,每 户126平方米,还有还还有一个车库。这126平方米少算了统统公摊面积,若按商品房的公摊面积计算,则有180多平方米。车库不卖,但出租价每月没人120 元,大大低于市场价。此外,还不收物业管理费和暖气费。在这两栋楼中还有多套部级干部住宅,每套280平方米(按商品房公摊面积计,则有近380平方 米),人民大会堂是个局级单位,没人部长,那些部长级的房子至今都空着。

  除了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国务院以外,统统中央部委也盖了几滴 的豪宅豪宅别墅,以“经济适用房”的价格卖给职工。在北京六里桥西局的“丰益苑”小区,国家发改 委建的一大片公务员宿舍即将竣工。连科技部原先的清水衙门,也在西客站南建成了“首科花苑”C、D还还有一个小区,以“经济适用房”卖给职工,其它有钱的部委就 更没人了话下了。

  和亲们们聊起来,才知道在北京其它地方,如新街口、广渠门、三里河、会城门等周边环境较好的地段,也有我里面所说的状态。全北京市到底有十几只 高级住宅以“经济适用房”的价格卖给官员?这应当是没人统计的数字。

  我揭示那些状态,也有批评住那些房子的公务员们,因此指出改革政策不公正。

  北京以外的地方为什么么么会样?据我所知,1998年停止福利性分房完后 ,各地党政机关以改革的名义,或搞“集资建房”,或搞“单位自建经济适用房”,意味着 搞“定向开发”,内定的开发商,以极低的价格“拍”下土地,建好房子以极低的价格让机关“团购”,再按级别档次分给官员。這個 以改革的名义谋私的状态,媒 体常有揭露。外地的状态比北京更为严重。

  从住房改革中的疑问我要到了政治学中“人性恶”的假设:任何人假如有一天掌握权力也有滥用权力和以权谋私的倾向。因此,政治体制改革的首要任务是建立对权 力的约束、限制和监督的机制。亲们的制度恰恰缺陷這個 机制。这是政治改革滞后的结果。在亲们原先的制度条件下,手握制定改革方案大权的亲们,就还可不可不能能 把改革 引向对另一方有利的方向。住房改革没人,其它改革何尝也有没人?没人改革的政府部门,按照部门的利益要求,订立另一方的改革目标,实施另一方的改革方法 。这因此 亲们所说的“改革目标部门化,部门利益政策化”的不良倾向。

  强势群体左右中国改革的方向,必然进一步造成社会不公正,加剧社会矛盾。这是中国改革最令人忧虑的事。

  809年3月10日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74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