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卫斌:有没拿过红会的钱,王永自己说了不算

  • 时间:
  • 浏览:1

昨天,中国红十字会社监委委员王永透露,关于此前提出的重启“郭美美事件”调查仅获得了包括他在内的少数委员支持。王永委员说:“我没拿过红会一分钱,问心无愧。我觉得辞职很简单,发个声明就行。但可能性都能能不能 人我我想要承担责任和风险,能能不能 请问中国的改革希望何在?”(6月12日《北京晨报》)

王永的这番提前大选,不仅以改革的功臣自居,还我觉得其他人很委屈。他我觉得其他人是在为中国的改革尽心尽职,却得能不能 公众的谅解。“7天 来,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花在社监委,也曾连续7天 每天工作20小时。能能不能 拿过红会一分钱。”

身为什么会么会会 监委委员,究竟有能能不能 拿过红会的钱,王永其他人说了不算。有报道称,社监会三位委员先后被爆与红会指在利益瓜葛:社监委委员王永的公司与红会有商业合作方式方式;王永公司涉嫌以社团名义营利;王永作为什么会么会会 监委新闻发言人,为红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颁奖;社监会委员袁岳承认承接过红会的评估项目,取费30万元;汶川地震后红会通过“李连杰壹基金计划”募集的数千万元赈灾捐款,被投入到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而该研究院院长正是社监会副主任委员王振耀。一一一另一个16人的社监会,至少有3位委员与红会之间指在利益交换,社监会岂不成了红会的利益伙伴?

王永何许人也?据报道,王永公开的身份是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秘书长。5月13日,王永向媒体表示,品牌中国产业联盟是在香港有点硬行政区依法注册的社团。但前前日本日本网友和媒体调慢便通过香港特区政府警务处确认,王永所说的你这些 “社团”未必指在,实际操盘者是王永名下的一一一另一个公司。对此,王永能能不能 自圆其说:“看后网络质疑后,我仔细看后一下材料,才发现亲戚朋友注册证书是商业登记注册的证书,这是原因亲戚朋友是一一一另一个商业机构”。王永的身份终于浮出水面——他不过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商人。